【2014/01/23 DAY7】決戰明天

就是明天

明天就是跟「腦膜瘤」一決勝負的日子了!

手術

手術時間預計是一整天,希望我跟主刀醫生的體力都足夠;這真的是一場艱困的對抗啊!以往這種手術,總會讓頭骨變形凹下一塊;但現在手術技術日新月異,竟然有「修補套件」;可以保持原有的頭型,這也太神奇了!由於要看這顆瘤的「硬度」,才能確定開刀的困難度與所需時間;我這輩子到現在從來沒有渴望自己那麼「軟」一點。

感謝

感謝所有在臉書上為我打氣加油的朋友們,有了你們的打氣;我才能那麼樂觀且積極的面對。希望這個記事,能讓大家更加對自己的身體能更認識更保護,要時常聆聽身體告訴你的聲音;並用正確的方式去回應他。

最後

希望我能繼續分享術後的日子,以及能夠一一親自向大家道謝;加油吧!大衛!

《2014/01/22 DAY 6》支持

支持

家人的支持真的很重要,也是我能對抗「腦膜瘤」的能量來源;特別感謝老婆Andrea不辭辛勞且無微不至的照顧!爲了我可愛的家人,我一定能成功擊敗這萬惡的大魔王。

開刀日期

就是這星期五了,由於手術較複雜;因此是當天第一檯刀,早上七點半就進開刀房了,只希望主刀醫生前一晚有睡飽;手不抖腳不酸的完成手術!

開刀方式

人家哈利波特是在前額有個閃電狀的疤痕,我則是在後腦勺有個「拐杖型」的疤痕;聽起來功力低了點!且頭髮得剃光,心中就不時浮現這個人的影像:

今日治療

依舊是8小時類固醇注射,頭不痛不暈;下午甚至能跟Andrea出去溜躂買下午茶。

感謝

今日特別感謝老同學崇舜夫婦前來打氣加油,許久未見的鼓勵格外振奮人心!

由於電腦被Andrea強制沒收且帶走,因此本文由iPad Mini編輯完成;錯字語塞再所難免,請多見諒!

【2014/01/21 DAY5】夜半刮毛事件


要前往血管攝影檢查轉乘的小床

夜半刮毛事件

今日凌晨12點半,我已經睡的昏昏沉沉;突然護士小姐拿著手電筒問我說「刮毛了沒?」「刮毛?沒!」。過了5分鐘,有位粗壯的男性護理人員拿著刮鬍刀進來:
「你要自己刮,還是我幫你刮?」他問。
他奶奶的,沒聽說過住院開刀還不准留鬍子的;什麼規定?「我這鬍子有造型的,要也是我自己刮!」我回。
「蛤?鬍子?不是上面的毛,是下面的毛;你明天不是要做血管檢查?」男性護理人員一頭霧水的回。
「蛤?下面的?阿是要刮到什麼地步?」我驚訝的問。
「全刮掉,刮乾淨」他回。
我怎麼知道要刮到多乾淨?「你刮吧!」爺們雖沒有鄉民們的30公分,好歹也是正常偏大尺寸;豈有怕人看的道理,於是褲子一脫就讓他刮了。
「嘖、嘖、嘖」千真萬確,這是由男性護理人員邊刮邊從口中說出的讚歎聲(笑)。
結果這刮毛事件結束後,我卻輾轉無法入睡;一路昏沉到天明。

超恐怖血管攝影檢查

原本想說有如前一晚住院醫師說的,就像心導管手術一樣;撐一下就過去了。他娘親的,絕對不要相信他們的話;因為他們鐵定沒有自己做過這樣的檢查。
除了第一階段很像心導管手術,在鼠膝部打麻藥插針;然後放入導管,但是打進顯影劑後;就是天崩地裂的開始。因為要攝影,但這攝影的感覺很難形容;只要一拍照,整個腦子與脖子就會發脹發熱加上刺痛;況且還得拍上個將近十次,到最後我整張臉及整口牙都感覺快從頭上迸出了。
所以只要聽到「拍照了、頭不可以動喔」,我就有想起床打檢驗師的衝動;但畢竟只是個檢查,不用把事情鬧那麼大;只好左右手緊緊抓著床邊,咬著牙完成這超恐怖血管檢查;進行到一半我真的認為,檢查還沒完成;大概我的腦膜瘤就會爆掉了。

平躺8小時

檢查完沒想到還有更糟糕的,因為是從大動脈插入導管;所以做完檢查傷口要壓著2kg沙包4小時不能動,4小時候拿掉沙包還得繼續躺4小時;也就是說做完檢查要平躺整整8個小時,一動也不能動;這簡直是要我命,手機玩到沒電竟然才過了2小時...想回公司Email卻又不能坐起來,沒想到平躺8小時比血管攝影檢查還難熬。

醫師

今天見到了主刀的蔣主任,看起來相當年輕啊!令人安心了不少,且也說明了看起來這棒球大腦膜瘤還真的是就卡在腦膜的位置,從血管攝影檢查結果看不出有侵害到小腦,但也是等開刀之後取樣病理檢查之後才能確定。確定開刀日期就是星期五了,希望一切順利。

治療

類固醇的注射又恢復為8小時一次,這次還加上胃藥注射;應該是為了星期五的手術做準備吧?

感謝

感謝前同事Peter帶著前老闆的心意來探視,見到Peter不知道為什麼總有讓人安心的感覺;我答應你,等身體康復,一定跟你去一趟錫安山走走!也感謝前老闆,惶恐啊。

另外也感謝在FB上關心我的朋友們,至於探病;真的不用來啦!我還是認為等康復再一一去找大家聚聚才有意義,對吧?

【2014/01/20 DAY4】I'm Fine!

I'm Fine

親愛的各位朋友,我很好;目前需要的是沈澱與休息,就像我頭上的帽子一樣;吃到加台香菇:Get a Life! 因此等我康復後再一一向各位答謝與找時間與各位聚聚,這段等待開刀的時間就讓我好好思考一下重生之後我想做些什麼瘋狂的事情吧,畢竟等我完全康復之後,再見面更有意義吧!

今日檢查

今日檢查了心臟超音波,不過又發生意外插曲;幫我檢查的醫生照到一半,突然叫另外一位醫生進來;說有個地方不太對勁,我心想:「腦膜瘤都讓我遇上了,該不會連心臟也要出什麼差錯吧?」還好僅是虛驚一場,原來是因為近日我太瘦;導致某些地方超音波看的太清楚,醫生直嚷嚷說從沒看過那麼清楚的超音波;真他娘親的,他是要製造什麼樣的緊張氣氛?

明日檢查

明天的檢查可就大手筆了,要做血管檢查;簡單來說就是做一次心導管手術。看看腦中的瘤與血管的連動關係;畢竟若是那玩意兒就長在主動脈血管上,那可不能貿然就用手術刀刮下來;大出血還得了,希望明日的檢查OK過關。

今日治療

今日依舊是12小時一次的類固醇注射,頭依舊不疼、不暈;只是在醫院的日子枯燥了些,但這也是必經的過程。

小胖的打氣

昨日接到兒子的打氣電話,讓我有如吃了無敵星星;小胖雖然才四歲不到五歲,卻已經懂事許多;值得安慰。

感謝

感謝今日來訪的我的老闆Milton,以及Sipher/Leader/小周哥及Yvonne母子,你們的鼓勵銘感五內;謝謝。

【2014/01/19 DAY3】調適

機率

每十萬人才有6人得到的「腦膜瘤」,真沒想到我就是其中一個;而且還是伴隨著我許多年卻一直無癥狀。

調適

從一開始的WHAT?! ME?到第二階段的WHY ME?到第三階段的ACCEPT。坦言之,我很快的就進入到第三階段了;事實擺在眼前,電腦畫面前的核磁共振上的確是我的名字,左小腦那個巨大的圓形物體也的確是腫瘤無誤。只是之前真的毫無癥狀,也從未察覺身體上有何不適;突然發現有個跟我共生共成長的腫瘤還真的剎那間嚇了一跳。

釋疑

今日神經內科的何醫生有前來病房探視,星期日還能見到主治大夫還真是難得;經過何醫生的說明,原來去年12/23日的連續頭痛,並不是「腦膜瘤」症狀表現;直到今年1/15的後腦脹伴隨頭暈才是真正「腦膜瘤」的病徵。至於「腦膜瘤」的生成原因,除了家族性基因遺傳之外,其餘均是歸類到「生成原因不明」;只能說真的運氣太好了吧,買彩券都沒那麼準過啊!

治療

今日的類固醇注射,改為12小時一次;可能因為小腦狀態較穩定了,住院這兩日頭痛與頭暈的狀況均緩解了;幾乎沒有感覺。

預定開刀日期

今日聽何醫生說明,明日會與神經外科蔣主任會診;最快的開刀日期應該是星期五,看來今年的過年極有可能得在醫院度過了;不捨我的老婆Andrea得每日照顧我,也對不起我的家人們,給他們添麻煩了。

目的

寫這個部落格的目的,除了想讓朋友們得知「腦膜瘤」的存在與治療方式,請注意自己的身體;再來也是訓練自己寫作與打字的能力不要退化,自從今年1/15發病以來,以往最自以為豪的打字;卻頻頻出錯。有時句子也想的不通順;雖然可能與「腦膜瘤」無關,但卻自己感覺到有部分功能退化了;因此文章內若有任何錯字或語句不順,還請大家多包涵。

明日?

希望明天能夠與神經外科醫生會面,並討論開刀時間與方式;至於開刀是否成功?那就看我開刀後是否還能夠繼續寫文了,若這部落格文章就停在開刀那天,那大衛就在此先跟各位朋友說聲謝謝大家的照顧;大衛先謝幕了。

【2014/01/18 DAY2】等待

等待

今天是星期六,看來應該是只能等待星期一神經外科的醫生來會診之後;才能確定開刀日期與開刀方式。

感謝

感謝我的老婆Andrea,堅強的陪伴在我身邊;與我一同面對這棘手的情形。感謝我的母親,自己行動不便還特地前來探病。

治療

今天仍然是8小時一次的類固醇注射、口服胃藥與排氣藥;經過這兩天的類固醇注射,頭痛與頭暈的情況幾乎完全緩解;中午還能跟母親一同去院外吃飯,下午也能與Andrea去逛逛吳興商圈。

關於未來

開腦手術給我的印象,就是大阿姨在長庚醫院給知名腦科醫生開刀;雖開刀後順利摘除腫瘤,卻造成了某些傷害;因此事實上我對開腦手術沒有好感。我已經交代Andrea,若開刀過程中不幸有差池;若是急救回來也是植物人,那絕對不可急救,就讓我離開吧!大阿姨植物人十數載,我知道照顧植物人的辛苦;那不是一般人可以承受的,我不希望帶給自己家人那麼痛苦。

關於自己人生

能夠開的大刀,我這一生都開過了;關關難過關關過,唯一這次準備開腦的手術最令我沒有信心;除了自己親人的經驗帶給我不佳的感受,這次腫瘤太大也是讓我無法安心的因素。一切也只能託付給上天了,假如這是考驗;我希望我能夠順利的度過這次上天的考驗,假如這次手術成功;我會視為是我人生的重生,以後一定會更珍惜每一天的日子。

【2014/01/17 DAY1】發現

IMAG0116.jpg

緣由

自去年12/23日開始頭痛以來,總共去過兩次大醫院診治;但因為血壓均正常,因此都被當做偏頭痛處理;總是打完止痛針就被請回家休息。但一回到家後藥效一退,就比原來痛上數倍;直到12/27日到了自家附近診所求診,該醫師驚覺不太對勁;認為我是有腦膜炎的傾向,除了開立轉診單供緊急使用,也開始進行14天的療程;所幸最後並未嚴重到感染腦膜炎,這14天的療程當中頭痛情形也有緩解。

情形惡化

診所14天療程之後,過了幾天好日子;但頭痛卻又找上門,尤其在2014/01/15除了頭痛伴隨頭暈症狀;走路不穩,站立或坐著時會不自主搖晃身體;簡直就像喝醉酒一般。

幸運的檢查

2014/01/17下午真的情況太嚴重,只好向公司請假前往北醫掛神經內科何俊森醫生門診;很幸運的,原本該排時間的電腦斷層掃描竟然有空檔可以馬上做;而且安排在急診室的電腦斷層室處理,片子一照好原本約好一週後複診的何醫生;也積極的馬上叫我回診監看片子。

小腦的陰影

一看片子不得了,小腦有異常的陰影;連我這不是醫生的門外漢都看得出不正常,加上何醫生仔細的解說;我當下就了解應該事態嚴重了,何醫生馬上開立急診/住院醫囑,要我馬上去急診室報到並等待病床住院;在急診室期間,也做了核磁共振掃描檢查;希望進一步確認這小腦的陰影究竟是中風還是腦瘤。

腦膜瘤確認

晚間七點半有了病房,因此從急診轉上病房;住院醫生第一時間來告知我核磁共振結果,我的腦子裡竟然有個4.5x3.2x7的巨大腦膜瘤,且因為太大;將左腦擠壓到右腦,造成附近組織的水腫,這也是我頭痛與頭暈的緣由。

治療方法?

由於我的腦膜瘤太過巨大,自行上網查詢之後;應是無法利用「加馬刀」放射線來治療,可能得用傳統手術的方式將瘤拿掉;當下我就請住院醫生介紹較適合的神經外科醫生進行會診,畢竟如果不開刀,這腦膜瘤將會越來越大;且靠近生命中樞的位置,將來若是壓迫到生命中樞,可能不是只有頭痛/頭暈那麼簡單;有可能危及生命。

神經內科的治療

目前仍是使用「類固醇」藥物來減輕腦內水腫與緩解頭痛,八小時注射一次;由於還有腸胃脹氣問題;因此搭配口服自費胃藥與健保排氣藥物;等待神經外科會診過後決定開刀的日子。